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兮纪年

销怠的执念

 
 
 

日志

 
 

【转载】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2013-12-03 23:45:11|  分类: 诗词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zhongyuan_yijian《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毅 剑

一个人行走一生,总会遇到一些人和事。而世间之事,又本无定数,佛曰:因缘。道曰:契机。文人曰:缘定三生。一个人在路上行走,相撞甚至能将另一方碰倒的两个人,也可能并不是有缘之人;因为他们站起来后相互道个歉,然后连对方面容都没看清就彼此转身离去,从此不再相见,抑或再见也不相识。而另一些人的相遇则不同,他们在同一条路上的同一地点并朝着同一个方向奔赴,即便是他们彼此之间不说一句话,并一直保持着前后抑或左右的一定距离,但他们也应当是有缘之人。因为人一生下来就只是一个个体,一生中有那么几个相伴赶一段路的人,亦应属上天厚爱。我想,自己与宏雷的相识,就属于后者。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知道宏雷这个人,己有好多年了,就像前面所说“相撞”的那两个人,“撞”在为别人处理私事的酒桌之上,酒席散了、别人的事处理完了,宏雷这个名字和面容我也就给完全忘了。“从一粒种子到一穗种子的过程,并不是原点的简单回归。正如长满芦草的岁月之墙,被一块块青砖,一层层筑起,生命才一天天有了高度。走过了春天,走过秋天,我终于站在了原点的上方。我开始一点点醒来。从水稻的每一次拔节里醒来,从荡开的每一圈年轮里醒来,从清晨的一粒粒泥土、渠口的一股股涌浪里醒来,甚至连雨滴的每一下捶打和霜花的每一片依偎,都那么清晰、妩媚。暮然回首,当初的分蘖、拔节、抽穗、灌浆、结实,甚至枯萎,好像都有了意义。”(《水稻》)。如果说我真正认识宏雷,还应当从这些“灵动抑或灵性”的文字说起。简单地说,我应是先认识了他的文字,然后才逐渐与他本人真正相识的。

说实在的,将自己放到一个读者的位置,不是所有喜欢其作品的作家你都能有缘相识的有的人你读了他作品多年却一直无缘相识,甚至一生一世都难得庐山真面目”,这原本就很正常。更何况,宏雷的作品,最初,多半是在我的信箱里的。像大多数从未谋面只见文字的作者一样,做为从事多年的编辑,我只需正常地鼠标一点“删除”二字,其作品和简介之类,隔日就会忘得一干二净。所幸的是,他的文字打动了我,在我经手的千千万万件作品之中,让我正常地审阅,有了“沙海淘金”而心悦眼亮的一次快感。

这世界总是瞬间万变,不变的只是你自己的感觉。就像那些水一直在流那些山一直不动。一个景点,你肯定不是最初的过客来到这里更不会是最后的过客从这儿经过事实上看似不动的一切都在自己的命运里以各自不为人知的方式行走许多年后,你不会再遇到今天遇到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因为它们早已用自己的行走方式改变了最初的自己就像当年你深爱的那个人决绝的弃你而去,多年后的今天,当你与她再次面对,你就再也找不回那个原本对她总是热烈而又执着并从不设防的自己一样。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我仿佛能听到这繁花似锦的地下,那些顽强的根须正破土前行的喘息声。最终,每一条根以弯曲的宽容与缠绵的坚持征服了泥土。倘若根死了,思想停止,泥土便只是泥土了。所以,不敢沉迷于这惊艳的瞬间,我更揪心这条路的来历,一条承载着私欲或者梦想的通道。这条路原本是另外一些鲜花的魂归处,还有那些曾经日夜延伸的思想的尸骨。为什么越是卑微,就越懂得安静?安静地开花,从容地凋零,无奈地被踩踏,就连小小的蝴蝶也这样无声地飞过。(《花径》) 

我一直觉得,在宏雷的骨子深处有一种野性的东西,那是一种生命的灵动抑或灵性。这种东西,是一个人固有的潜质。最终的释放是命定的,只需要成长给他一个出口。这种潜质,也可以理解为一个方面的能量,只要一有机会,它就会喷发和燃烧,就会显示出极具个性的舒展和怒放。就像一匹野性的马,生存的鞭子驯服的只是他的肉体,他可以在鞭子和绳套抑或一些条条框框之中归服一时,但终不会被驯服一生。除非你将他一棒子打死,只要一有机会,他还会挣脱羁绊,冲向那片只属于他尽情驰骋的广阔草原,并以更具有野性的姿态展现给世俗。窃以为,宏雷这些饱含哲寓的文字,正是历经了现实磨砺、沉淀、挤压、升化和锻打,以及潜心思考的结果。这些树长得很高,我觉得自己很矮小。我们看到的并不是一棵棵完整的树,隐在地下的根比树身还长。那些执着前行的根才是冲破顽固的开拓者。树,以这样的方式行走,向着地下更远的深处。露在地上的,只是滚滚红尘里的一部分,只是为了透透气,咀嚼一些充饥的阳光。”(《行道树》)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自幼喜欢文学,年轻时动笔,后因事物缠身多年辍笔,至中年方醒,重新拾笔。”——这是宏雷自我简介的一节,在这个习惯了吃快餐的世界,没有人过多地在意你的成长。就像路边一株小树,多年后忽然遮天蔽日一样,几乎天天从他身边经过的你,往日里并没有过多的留意,可你一天无意地在他面前停伫,他的成长让你不得不喟叹岁月的丰功。在这个原本就拥挤的人间,许多时候,你以为自己很重要事实上你在一些人眼里一点也不重要不要谈你有恩于谁这不是你在对方心目中重要的理由重要的是你现在还有没有利用价值一切都是过眼的风景在人生的这辆车上匆匆沿途你的睁眼和闭目对于车窗外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到了什么并记住了什么但最终你还是什么也没有带走是的,在这个越来越物化的世界上,能静下心来提笔写字,反思感悟生命的意义,应该算得上是一种“醒”了。也许正是宏雷多年来入世太深,积累了丰富的写作营养,一旦醒来,提笔就能源源不断。从油田的《中原》到石油石化屈指可数的《青海湖》、《地火》,再到国内权威性和专业性都很强的《散文诗》,以及一年一度的《中国散文诗年选》等等,频频都有了作者宏雷的名字。那一篇一章文字所表现出的对生命、对人生,一层又一层的不懈追问,如同把茶叶放进嘴里咀嚼,不仅要咀嚼出一丝苦来,还要把苦咀嚼成无味,再从无味中咀嚼出不易察觉的甜来,这依然还不够,还要从甜里解析出茶叶最原始最本真的一份山野清香来。这些创作佳绩的频现,不能不让人刮目视之。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咀嚼桃的果肉,就如同咀嚼生活。……可我并不十分清楚,生活,有着一颗什么样的核。难道也像桃核那样,皱皱褶褶地坚硬难看吗?”(《桃核》)。把和平安逸的生活,比喻成一只桃子。宏雷用反问直击人的自私本性,并强烈地表现出对这种剖析结果的遗憾和不甘,“比这更遗憾的是,我竟找不到一块可以砸碎这种丑核的石头。”砸碎是一种改变,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最终能够改变的,也只有自己,甚至连自己也改变不了。这是一种愿望,也是一种梦想,是那种硬核碎裂之后,袒露出的一枚白净果仁——一种发自内心对美好的寄寓。“当该放弃的全都放弃干净了,当该剥蚀的全都剥蚀干净了,甚至连心都被掏空了,最后就只剩下自己了,一块无牵无挂、无欲无念的江南怪石。哦!原来那个本真的自己,就是这样的一副模样,它跟以前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更没法用世俗的标准来评判。看见了真实的自己,算不算是一份人生的收获?”(《太湖石》)。面对自己和人生,这是独白,也是反思。鲁迅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事》中说过这样的一段话:“他竟作为罪孽深重的罪人,同时也是残酷的拷问官而出现了。他把小说中的男男女女,放在万难忍受的境遇里,来试炼它们,不但剥去了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要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的真正的洁白来。而且还不肯爽利的处死,竭力要放它们活得长久。”宏雷用平静的表述,正如一位刀功娴熟的雕刻艺人,一笔笔付予原本方正规矩的文字以跳动的灵性和寓意。

鱼有两种一种在一种在网里。人与鱼之间,只有网的距离。人有两种一种是迷惘之众,一种是开悟之佛。众与佛之间,只有心的距离。时间有两种一种是过去,一种是未来。过去与未来之间,只有当下的距离。结果有两种:一种是失败,一种是成功。失败与成功之间,只有汗水与心智的距离。对社会的认识,对生活和生命的思考,让宏雷的文字,一字一句都闪烁着哲理的光芒。那光芒犹如一双醒来的眼睛,透过欲望的虚幻和世俗的尘烟,看到的是一个天地同源、自然一体的真实世界。“这个真实的世界原本就是一个暗藏在欲念之外的溶洞,纯净无尘,而我们更多的时候却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时常知道自己是水,却不知怎样流,是山,不知怎样挺立。”(《溶洞》)。“阳光,永恒在泥水的上空,一尘不染。我透过光亮,看着那小小的水洼,看着水洼的有限与无限。”(《弹涂鱼》)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我们整天忙忙碌碌,像一群群没有灵魂的苍蝇,喧闹着,躁动着,听不到灵魂深处的声音。时光流逝,童年远去,我们渐渐长大,岁月带走了许许多多的回忆,也消蚀了心底曾经拥有的那份童稚的纯真,我们不顾心灵桎梏,沉溺于人世浮华,专注于利益法则……我们把自己弄丢了。——这是《小王子》中的一段文字。但经过人生磨砺的宏雷是清醒的,他在自我反思中成熟。一个人只有清自己所处的世界,才能准确定位自身的存在,从而实现自我的真正觉醒。“当秋天还沉浸在丰收的喜悦里,一颗麦粒却悄悄打好行囊,迎接播种,准备开始一段新的旅程。……以前,在所有的麦粒里,不知道哪一颗才是自己,以后,却将有很多个不同的自己。这不仅是生命一份迟来的完整,更是一种把有限走成无限的无悔选择。”(《冬小麦》)

在这个芸芸众生的世界,每一个生命的存在,都要面对着来自不同的各式各样的伤害。生命很短暂,谁都不会甘心这样的现实。可又有什么办法呢?“逃跑吗?逃得再远,也逃不出弱肉强食的现实。退缩吗?退到最后,还是要面对梦想的召唤。被时光掏空的海螺里,不管藏匿着一个怎样的童话,我看见这些柔弱的小生命没有一个愿意躲进去。离开了生活的泥水,一个美丽的空壳,又有什么意义?鱼鹰在天空俯瞰盘旋,鸥鹭正在吞食着同伴,蟹也举着明晃晃的铁钳,伺机行动,而它们在泥水里依然从容地扭动、奔跑、追逐、尽欢。”(《弹涂鱼》)。生活中,梦想总是离现实很远。仰望长空星河我们不禁感叹生命之短暂。这沉寂,带给这世界的不只是生命安宁,还有背后蕴含的世人所不知的无限智慧。当污浊的欲望与冲动被宁静融化生命本性的至真、至善便与天地相融,真理相通——这,不只是你和我的世界,这是这座星球原本的自身!透过弹涂鱼,宏雷表达了自己对生命抑或生灵的关注和敬畏。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宏雷明白:一颗心在千呼万唤中醒来,才算是一个人的真正醒来。“心有一切有,心空一切空;心迷一切迷,心悟一切悟。”一个醒来的人面对生命的意义开始更深的思索和拷问:“从混沌到透明,从彷徨到从容,从现实到精神,从外物到内心,从缺憾到完美,从无情到多情,在那条一代人又一代人重复奔波的心路上,把生命的有限走成无限,把精神的风筝放飞到辽阔永恒的天上去。”(《寻找那条生命的直线》)。生命真得能无限吗?当然不能,所谓无限,指的是对生命的一种理解、一种感受,或者说是一种认知。 “我,就是母亲留在人间的一粒种子。”(《水稻》)。“那棵树,不等叶子醒来,花朵早已立满枝头。这种独树一帜的行事风格,一定惊呆了那些按部就班的植物,也惊呆了一些按部就班地活着的人。”(《玉兰花》);还有返璞归真的内心渴望,“从上游流淌下来的清冽的水流,多像故乡的风扑面而来。越来越凉爽的冰河融水里,似有儿时的水边那株野花的芳香。母亲,会不会站在河的源头,眺望游子的归来?”(《鲑鱼》);也有怜悯苍生的慈悲心怀,“一只不起眼的小狗,不过是命运琴谱上一个小小的音符。这个娑婆世界里,究竟有多少像小狗一样不堪重负的孱弱身影?有多少无人问津的卑微音符?每当这些小小的音符如密集的雨点儿汇聚在我的耳边,潮水般嗡嗡云云中,我仿佛听到了一阵阵梵经的颂唱,雄浑浩瀚,此起彼伏。……小狗肯定不会理睬拜忏与超度,更不会无端地质问与反叛,而是无知无畏地流浪在岁月里,简简单单地活着。这才是赤裸裸的真实的生命。”(《流浪狗》)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宏雷的作品,大多是对花草树木、虫鱼鸟兽、山水沙石、季节光阴、人情世故等世间万物的抒写,表现出的却是“ 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的生命情怀。在这部书稿中,宏雷力图阐释万物有灵更有情的道理:只有退回到这个原始的起点,才能拥有更远的助跑长度,才能获得更大的起飞升力,让生命像时而舒缓、时而激荡的音乐一样,在更广阔的天地里,自由翱翔。美好的愿望总是离现实很远。但就其文字本身来说,宏雷用心拮取的这些生活的浪花,不仅每一朵都彰显出美丽,更显现出智慧的魅力和哲人的灵光。

窃以为,人混到一定程度能够拿得起又放得下的不应只有筷子还应有别的尽管这个别的有时在许多人的眼里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你因多了这一份拿得起而增加了一些自身的自信和重量……。作为兄长,宏雷逢人总爱说是我将他引领到文学这条路上来的,这使我深怀内疚和不安。在这个物欲横流,人人奔向“钱”的世界,文学如日暮残阳,渐渐淹没于信息化的空间。将一个一颗红心积极向上的人带上一个“夕阳行当”,无疑于招“良妇出墙”,引好少年入歪门邪道。基于这种蓄存己久的愧歉,他请我为他即将出版的新书作序,我只好一改越来越懒得动笔的恶习,在惴惴不安中复命,更唯恐玷污了宏雷那些“灵动抑或灵性”的文字,贻笑大方。

2013年8月23日凌晨4时于川东北达城

(作者系河南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中原》文学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那些灵动抑或灵性 - zhongyuan_yijian - 中原-毅剑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